在下二延

我永远喜欢卫宫士郎!
随缘在线

【弓士】Justice

来自这位大大的梗 ,让我突发奇想有了点点的灵感然后糊了这章四不像的东西(?)

为我的屑文献上深深的道歉


————————————————————————————






01



天空中不可思议地悬挂着的齿轮在哐啷哐啷的作响着,仿佛是受到了金属的感染,周围的云层不是风平浪静的洁白,也不是暴风雨前宁静的乌云,它是土黄色的,和黄金不同,比较暗沉一些的齿轮渲染了云层。 

 

地上的泥土与天空的颜色正好相似,使得这个世界失去了它原有的生气,山丘上插满了铜色和银色的剑,站在坡上的白发英灵脸色十分凝重,他皱着眉,红色外袍正随风摆动着。 

 

在他对面的是遍体鳞伤,惨不忍睹的赤发少年,琥珀色的眼眸中赤果果地洋溢坚定的光芒,他擦了一下嘴角去不掉的血迹,重新站了起来,投入了两人的战斗之中。在两人之外的金发少女只呆滞地站着,并没有加入其中,仿佛在说着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决斗,不会有人否认,远处缓缓地升起了只露出一点点余晖的阳光,不仅没有给此时的气氛带来光明,显得更加地死气沉沉了。 

 

只要一直战斗,一直坚持着这份理想,就永远都不会是错误的!卫宫士郎反驳了之前来自Archer的否定,这个英灵声称是自己的理想,但是却又处处与自己为敌。 

 

Archer的本意只是不想让卫宫士郎再次走上自己的这条不归路,但是却又嫌弃着他曾经也坚信着的理想,厌恶着卫宫士郎那副幼稚的样貌,仿佛在与经历了种种磨难落到现在这个下场,被送上了绞刑架的自己做对比,这份像是妄想般,根本就是虚无缥缈的正义让他回了头。 

 

卫宫士郎和Archer打了几个来回以后已经开始气喘吁吁了,手机的阴阳双刃也残破不堪,“就为了那个男人曾经许下的诺言,成为了至今不可理喻的理想,住手吧卫宫士郎,你根本就是一无所知的笨蛋。”白发英灵的声音中嘈杂着轻微的颤抖。 

 

正义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名为幸福的座位是有限的,必须要把那些得不到幸福的人迅速切除,他不曾一次想过在成为英灵之前的自己,为了所谓的理想四处奔波的自己,那些就像是做过的一场噩梦一样,多多少少的留在了他的记忆里面,这个世界的崩坏也应征了这一点。 

 

“说我是笨蛋也好,说我愚蠢至极也好,但是,无论如何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绝对……不会后悔的,而且这份理想,不会错的!” 

 

被曾经的自己再次否定,Archer嗤了一声,面对迎面而来的少年手握着刀刃发力,一瞬间就打飞了卫宫士郎手里的和自己手中一样的刀刃,卫宫士郎迅速又投影了一把,攻击没有停止,连续几次的碰撞后刀身在一次又一次破碎中重新出现。“毕生都被这无聊的理想所囚禁着的你真是让我无言以对,我就是你的理想,你应该可以明白你是绝对无法战胜我的。” 

 

“啧,想要就这样否认我的存在吗,我居然还会…同情你这种家伙……” 

 

“同情?真是可笑得幼稚……”心里在期待着什么的Archer拉住了有些体力不支,身体在摇摇欲坠的卫宫士郎,“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真的这么想成为正义的伙伴吗?” 

 

黑色的夜空笼罩着那座正在被吞噬的城市,周围浓烟滚滚,完全就看不清楚远方,这样的场景就算是白发英灵将过去忘得一干二净至今也印象深刻,同样也是赤色的头发,在火焰中却如此显眼得行走着,那时仿佛置身地狱。 

 

若不是遇到了那个男人,那个让自己踏上了正义道路的男人卫宫切嗣,估计也不会有现在的英灵了,但是……两人的相遇似乎就是注定的一般,卫宫士郎在地狱中前进着,在充满死亡气味的火海中,渴望着得到拯救,在看到他将卫宫士郎救出时的安心的笑容,那才是我们理想的根源,你只是憧憬着卫宫切嗣。 

 

“我会一直,一直坚持下去成为正义的伙伴,即使我的人生变成了傀儡般。如果你不愿去面对不愿去相信,既然如此……那就看着吧,看着我!看着我实现这个理想。” 

 

卫宫士郎嘶吼着,在Archer愣神的一瞬间将刀刃插进了对方的胸口中。 

 

赤发少年的身后依然是一片蓝天白云,生锈而崩坏的齿轮已经不见了,阳光依旧是洒落在大地上,但是与白发英灵生后的世界形成了对比,光明在卫宫士郎的那边一路蔓延过去,直至……照亮整个无限剑阵。 

 



 02


 

眼皮下的琥珀色瞳眸还是一片茫然,记忆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强光,覆盖了整个世界,卫宫士郎已经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梦,是怎么醒过来的了。 

 

睁开眼后看到的却是白发英灵皱着眉头看起来很痛苦的表情,卫宫士郎心里疙瘩了一下。原来英灵也可以做梦的吗?他疑惑地看着对面的英灵,呆滞而炽热的目光让Archer从本就是浅梦中醒来,对方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相似的四目相对着,目光在这中间交错开来,Archer从卫宫士郎的眼中看见了自己,白色凌乱的头发,充满着倦意的表情。 

 

他轻笑着,“哼,小鬼,看着我帅气的容貌入迷了吗?” 

 

暂时的神游被英灵打断,卫宫士郎瞬间反应过来,他坐起了身子,摇了摇自己昏昏沉沉的脑袋,但是腹部间却有一股力量把他拉了回去,Archer带着低沉的嗓音靠在卫宫士郎的耳边说道:“真是的,才五点就起来了……给我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啊,你先睡会吧。”说着,Archer把被子直接糊在了卫宫士郎的脸上,当卫宫士郎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时,Archer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仿佛他就没存在过一样,但是身旁还有一点点余温在告诉着他刚刚的就是Archer,虽然英灵本身就没有体温,毕竟都是死去的人了,但是就算是一团被子放在那里里面也是会暖和的吧?这一切仿佛是做梦一样玄幻,Saber用她的宝具劈掉了圣杯结束了冬木市的第五次圣杯战争…… 

 

卫宫士郎也是很意外,在他提出让Archer留下的时候对方居然会同意,并且和卫宫士郎成立了新的契约,这就是Archer出现在了卫宫宅里的原因了,Saber也被远坂凛留了下来,据说是体验多几天现代生活,那……Archer留下来是为了什么。明亮的眼眸中闪烁着不解地光芒,他想了种种原因但是都觉得这样很不可思议。 

 



 03



此刻正在厨房里煮着早餐的Archer也陷入了沉思,他在想着刚刚在梦里的发生的事情,那个依旧是那么稚嫩的少年大喊着:“我和你不同,我不会因为这样就放弃一直所坚持的理想,我不会成为你,但是也绝对不会放弃这份执念!既然你只会一味的否定我,那就看着吧,看着我总有一天成为正义的伙伴!” 

 

真是过分啊…… 

 

Archer就算是有些出神,手上的功夫却本能地在烹饪着美味的食物,他留下来的原因是什么?可能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吧,这种幼稚的想法,只是一时兴起想要去看看这个少年未来的造化。 

 

 


04



再一次从梦里醒来的卫宫士郎用力的喘息着,这次的梦竟然如此清晰地刻记了脑海里,那不是个美好的梦,是来自Archer过去的故事,依旧是那个场景,依旧是那些战场,但是为什么会比之前看到的更加令人心疼,好像是心脏缺了一块似的。 

 

为了维持着正义,坚持那份信念而落到被送上了绞刑架的下场,那时卫宫士郎听到的不再是后悔的声音,是不甘心。不甘心地后悔着一直以来的理想,不甘心为了成为正义的伙伴而变成这幅样子。 

 

在梦里,卫宫士郎站在一个山丘上,远处是一个插满了刀剑的身影,苍白的头发在滚滚浓烟之中轻轻飘扬着,失落感油然而生起,他突然响起了英灵曾经对自己说的一句话,“正义是需要代价的” 

 不曾一次想过比起自己更在乎别人的这份伪善,可能会让自己深陷绝望之中,但是…这本身也是美好的,他一直憧憬着那样的未来,至少不会后悔。 

 



“小鬼,让你睡会不是让你直接偷懒啊!”Archer的声音再次出现在了这个卧室里,英灵淡淡地皱着眉,“啧,果然还是小鬼,你哭什么?泪腺变得如此发达了吗?” 

 

卫宫士郎急忙擦了一把,居然在对着天花板发呆的时候不自觉地哭了出来,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还不都是因为你!” 

 

“啊?关我什么事?噢!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又难道我以前的事情了,Master和Servan成立了契约后就会这样的了,习惯就好,不过……过了这么久了居然还能梦到吗?” 

 

“我怎么知道啊!” 

 

“麻烦,快点起来吧,凛和Saber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你不会要以这般邋遢的模样接待客人吧。” 

 

“啊?远坂和Saber……” 

 

“啧,过来蹭饭的,快点起床吧!”




END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