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二延

我永远喜欢卫宫士郎!
随缘在线

有关他們(弓士)

简单地来说一下我对他们的看法,毕竟曾经爬墙过一段时间,目前暂时只会画一些有关他们的画,偶尔摸鱼嘛,不好看真的很抱歉,我本身也不是什么神仙太太不是什么大佬QWQ,也想过写文的,但是就怕剧情角色崩坏什么不敢写了……



就当做是我瞎逼逼吧

   其实想逼逼很久的了!

ps:就当做是吐槽,不接受反驳!!

   就算我认同了,但也不代表接受。谢谢





对我来说,Emiya是士郎未来的理想的存在,但是士郎会在以后的以后选择不去成为Emiya,他们其实是两个人,来自不同的一个时空。他们又如此的相似,Emiya了解曾经的自己,所以也十分了解这个士郎此时此刻的想法,他们真的是很好啊……没忍住又感叹了一句


在ubw的最后Emiya似乎已经解开了心结,找回了当初自己所舍弃的东西,他也认可了卫宫士郎的存在,在最后一刻拯救了他!我看到Emiya叫士郎让开的时候激动得要死,淦!,我说过我很不舍的卫宫士郎,他的形象——Emiya可能在后面陆续出场,但是卫宫士郎似乎只能止步于最后的樱线剧场版了,当然我并不可以像其他神仙太太能够渗透深入去挖掘他们的萌点,但是我是真心喜欢着他们,希望他们能够站在一起,希望Emiya能够正视卫宫士郎的存在


我发过微博,在卫宫士郎超话里说我真的很舍不得卫宫士郎,但是很多人就问我为什么舍不得,我说不上来,我知道卫宫士郎的未来是无限的,但是我喜欢的是现在这个曾经因为身为诸位“老婆”的对象而被叫土狼的家伙,第一次看到这字眼的时候,已经不记得是在哪里了,时间大概是在2019年①,我挺反感有人叫他土狼的,这像是在骂他一样,他做错了什么吗?正剧里他存在的模式不应该是正派的吗?然后才发现,噢,他和你们的“老婆”谈恋爱,他就被叫土狼了,淦!!

这也就成就了我今天会一直挂在嘴边的每个角色都有每个角色存在的意义,我不可以因为十分厌恶那一个角色而去到处ky,只会出于这个角色存在的模式而去喜欢和不喜欢他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也挺好笑的,毕竟那是你们对卫宫士郎的看法,不是我对卫宫士郎的看法,但是我也会感到很生气,又对你们没办法,心累得很。求求你们好心放过士郎吧QWQ


回来回来,说卫宫士郎是一个正派的角色。他存在的模式应该是值得我们去喜欢的,尤其是弓士大战那集,我就是在那里粉了的他们,刚触碰fate的我对那集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爽!那时我还没进弓士的圈,就单纯的喜欢看他们,一直Emiya是士郎后悔后的理想,士郎的未来还是未知,他可以说是以后的起源,Emiya可以阻止卫宫士郎成为自己,但是他无法阻止卫宫士郎要实现理想的脚步,所以今年我会依旧地喜欢着他们,喜欢着卫宫士郎……


是的,我要成为Emiya的情敌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了。我逼逼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

①:就在刚刚我在某个有关士郎的视频下面看到这么一句话“fst后的土狼出息了!”

……这就是我写了这吐槽的原因了……(捂脸)对方也可能是因刚入坑还不太清楚土狼什么的吧,口嗨就这样叫叫(?)

看上去我挺自私的,但是就算是开玩笑我也看得十分生气啊(泪目)

未授權轉載(非常抱歉侵權刪)


原因:tag太冷清了……

我永遠喜歡他們!!(淚目💦💦)

作者在最後一頁

虚无缥缈04

04



Redemption 





——我宛如一层透明的空气层,宛如一阵薄得看不见的雾霾,宛如一滴看不见的水蒸气,宛如一粒看不见的微颗粒…






  伊莉娜·耶拉比琪,职业:杀手,不仅貌美,更熟练掌握十国语言并能进行对话。

  无论是哪个国家的目标,她都能把他们迷得神魂颠倒,即便是护卫周密的目标,也能近距离轻易将其杀害,是一名能熟练潜入和接近目标的暗杀者……


  果然没那么简单呢,杀老师。


  泽一空慵懒地趴在窗台上看着在操场上对杀老师进行攻击训练的同学们,很快他就找到了那个在人群中最为显眼的红毛。

  赤羽业是在场没有穿运动服的人,而且,今天他居然没有旷课真是奇迹啊……


  走廊上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当泽一空回过神来时,耶拉比琪已经来到了操场对杀老师进行了一轮的色/诱,把杀老师支去了岭南买咖啡了,还真有她的。


  ·


  五年前…


  “噢,你就是我要杀死的对象嘛?这么小个?”这位突然出现的金发欧派女人叼着根香烟说道。

  她双眸中微弱的闪烁着嘲讽的亮光,区区一小男孩还要让她耶拉比琪姐姐大人出马,未免也太小看她了吧……

  耶拉比琪举起了手枪,枪口对着和照片中一模一样的黑发少年,少年的晶莹剔透的瞳孔里却没有畏惧的感觉。这是他遇到的不知道是第几个要杀自己的人了……


  “委托者给了你多少钱?”泽一空问道。


  少年面无表情地问着,耶拉比琪愣了愣,“果然不简单啊。但是,我也不是吃素长大的呢~”

  语音刚落,她没有丝毫犹豫地开了枪,子弹伴随着微弱的火花从枪管中射/出,不知以直径几米的速度朝着泽一空的额头。


  ——哐!


  子弹突然被打飞了……

  “哈?”怎么回事?耶拉比琪冷笑着,这种非自然现象让她不经一愣,但是多年来的职业素养让她依旧可以面不改色地面对泽一空,她朝泽一空连开了十几枪,哐啷哐啷的声音回荡在两人之间。

  “没用的……”泽一空总算是从石头上站了起来,还没说完,子弹的声音停下了。一阵冷风划破浓浓的雾霾,耶拉比琪一脚将泽一空踹出了几里远!

  如果此刻面对耶拉比琪的是一个普通人,估计现在应该早就粉身碎骨了吧?


  ——力气真大啊……


  泽一空受力连续后退了几步,还没站稳又是一脚!耶拉比琪连贯着的动作在空中宛如飞舞的蝴蝶,不被狂风曲折。

  耶拉比琪,强大又可怕的女人!她的手中划过一道银色的光,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刀,泽一空的反应肯定没有耶拉比琪想的那么迟钝,只见泽一空侧身躲开,反手就要在耶拉比琪的腹部一拳。

  耶拉比琪也不差,她挡住了泽一空的攻击,还顺势抓住了他攻击过来的手,另外一只拿着小刀就朝泽一空的脖子划去!

  泽一空头一偏,直接从耶拉比琪胯下钻了出去……


  “啊……?”

  泽一空刚脑袋一空,因为不小心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只能怪她非要穿裙子了……但是怎么也没想到耶拉比琪会直接把刀子甩出来。

  他以为正常的女生应该会啊的尖叫一声大骂变态什么的,只能说……不愧是杀手。

  背上强烈的痛让身体虚弱了几分的泽一空精神了几分,耶拉比琪没有放过这一机会,她立马又冲了上来将泽一空抓住,一个快手将他打晕了……


  耶拉比琪把泽一空交给了委托她的人,虽然后来泽一空还是靠自己的力量逃出来了,但是却因为他而留下了往坏结果方向发展的种子。

  种在了月球上,变成了现在的月牙……


  ·


  啊,真的是……好痛啊。

  泽一空下意识地摸了摸当年被耶拉比琪下手的后颈,现在都还有点酸,应该是落下的后遗症了。抬头时,隐隐约约地还是能看到破碎的月亮,此刻却只剩下一轮月牙,月牙下带着点点零碎的陨石……


  操场上,赤羽业嘲讽了几下耶拉比琪,耶拉比琪带来了不少杀手,各个都充满了哲学的气息……他们穿着超级厚的防弹衣,带着高级的手枪,虽然都不认得是什么类型,泽一空叹了口气。

  耶拉比琪让同学们去自习,然后把那个扎着两条辫子的蓝毛叫去了办公室。

  

  赤羽业回来了……

  

  “怎么?”泽一空朝赤羽业的方向望过去,“看起来心情不错?”

  “啊,还可以吧……”赤羽业露出了当年恶作剧时的笑容,几个偷偷看过来的同学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啧,泽一同学。”赤羽业叫道。

  “嗯?”

  “你生日多少号?”他问道。

  “……”泽一空沉默着。

  赤羽业补充道,“是杀老师让我问的哦,他说啊,你很不合群呢~”说着,他打量了一下泽一空,“确实不怎么合群。”


  “……”

  泽一空没有理他,看回了自己的手机。


  这时,耶拉比琪带着潮田渚回来了,蓝毛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然后认真学习,黑板上“自习”的两个大字依旧没有被擦掉。

  耶拉比琪坐在讲台上玩着她的Slab,还时不时奸笑起来,几个同学会莫名脸红,窗外有好几个哲学的黑人跑来跑去,但是很快又消失不见了。


  ——耶拉比琪看起来是胜券在握了……


  ·


  “诶,泽一同学。”

  耳边传来了一阵令人不爽的声音,但是泽一空还是反射条件地看了过去。

  突然放大的面孔也没能吓退泽一空,反倒还被泽一空按了回去,赤羽业依旧是那副玩弄人的嘴脸……


  ——真的令人很不爽啊。

  “有什么事你直说就行……”别动手动脚的。泽一空松开了按着赤羽业额头的手,他重新将刚刚放回柜筒的手机拿出来,迅速调成静音。

  “嘛,也不是什么大事呢,泽一同学对‘悪い女’怎么看?”赤羽业说道。

  “不怎么样……”

  “真的不怎么样嘛?我记得你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脸上表现的很理所当然啊,仿佛就像是她本来就应该出现在这里一样呢~~”


  赤羽业的声音不算太大,也就是叽叽喳喳地那种程度把,更何况坐在讲台上的耶拉比琪正专心致志地计划着刺杀黄色章鱼。

  泽一空玩弄着手机的手指停顿了一秒,他以为赤羽业应该没有注意到自己没忍住的诧异……


  赤羽业注意到了。


  “啊,果然呢……”

  他轻声地说着,用着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想着只有自己才知道的鬼点子。

  泽一空真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赤羽业心想道,他重新坐正了,面对着讲台上的耶拉比琪。


  ·


  刚来E班没多久的赤羽业,叛逆、不良、喜欢恶作剧,这些无疑不是同学们对他的第一印象,可能除了跟过他几个月的潮田渚不这么想吧……

  他捉弄杀老师,一次又一次地在杀老师底线的边缘试探,但是他总觉得他抓不到杀老师。

  自然是抓不到,但是不是暗杀行动方面的……是心情,是情绪。赤羽业抓不到杀老师当老师时、面对如此叛逆的学生时的心情。


  一视同仁


  他是个好老师。


  最终到了赤羽业重新认清世界的最后五分钟,他、潮田渚和杀老师,三个人站在悬崖边上,他自己举着枪跳了下去!

  他认为自己的计划已经接近无敌的了……


  在他离脚的一瞬间,当他的脸朝天的一瞬间,闪过一道白光和快门的声音。

  赤羽业其实很早就见过泽一空的了,虽然在他来E班之前都还不知道名字,就在在他和潮田渚认识没多久的时候,他们去书店里白蹭漫画时,在路过的相馆里是第一次;他在揍几个莫名其妙过来找茬的人的时候,巷子里居然还有一个人,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人已经离开了,又是一次;最后一次就是在这悬崖边上!


  ——他看到一个白发少年蹲在悬崖边的角落,只有一块石头支撑着他的角落拍那快要和太阳重合的月牙!


  能做到这点的,一定不是普通人。


  

  “我可没打算在那只章鱼不在的时候都扮演老师。”耶拉比琪叼着根香烟如是说着,“叫我耶拉比琪姐姐大人!”

  气氛有些许的沉重,面对这个突然变了脸的老师……站在耶拉比琪对面的潮田渚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那么,你要怎么做呢?bitch姐姐~”赤羽业突然说道,语气里还带着些许玩弄的意思。

  “别省略啊!”耶拉比琪生气的转过身指着赤羽业。

  “你是杀手吧?我们全班一起上都杀不死的怪物,bitch姐姐你一个人就杀得死了吗?”赤羽业嘲讽道。

  耶拉比琪回了他一句,“小鬼!”眼神中仿佛带着犀利的回击一般,看上去就像一个受人挑拨正在闹腾的孩子,“大人啊,可是有大人的做法的~”

  她把目光转向了潮田渚,“你就是潮田渚对吧?”


  潮田渚点了点头,耶拉比琪直接走过去就来了个亲吻!


  ——什?!


  众人满脸的惊讶!只有赤羽业还一脸“哟嚯”的表情,嘴角扬起了要搞事情的笑容,最后倒是没搞……但是泽一空就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地用手机拍了下来。

  

  可能以后会有用也说不定吧。

  

  潮田渚直接被亲得没了气……

  ——初吻没了。


  ·


  回想起之前在操场上耶拉比琪的所作所为,赤羽业干笑了一声。


  几乎让人晕眩的高超接吻技巧,跟随她而来的看起来本领高超的男人,她曾经对在操场的所有人说过“如果妨碍到我的话,我会杀了你们的哦~”

  “杀”这个字的份量,让当时坐在地上的潮田渚都切身体会到了她是个职业杀手,更何况是赤羽业……

  但是,于此同时班上大部分同学都觉得这个老师——

  

  很讨厌。


  班上的同学们偷偷注视着耶拉比琪得意洋洋地,坐在讲台的样子不禁留下了冷汗。耶拉比琪在讲台上妖媚地看了潮田渚一眼然后有自顾自的笑着很多人都觉得这个……bitch姐姐脑子怕不是有病。

  坐在在潮田渚前边的前原阳斗终于忍不住了,他开口说道“bitch姐姐!快点给我们上课吧!”


  一道无形的剑插在了耶拉比琪心口上。

  “对啊bitch姐姐~”随之也有人跟着说了起来。

  第二道……

  “你在这里姑且还算是个老师的对吧bitch姐姐!”

  第三道……

  “啊啊啊!bitch bitch的吵死了!”耶拉比琪忍不住了,她站了起来,脑袋上冒出了黑色的十字架,“首先你们的发音不对!你们日本人连B和V都分不清啊!让我来教你们v的正确发音,先用牙齿轻轻咬住下唇,快点!”

  闹腾了这么久也总算是开始正经了……并不,在她的催促下,同学们不得不按照她说的把牙齿咬住下唇。

  而泽一空才不会干这种蠢事,然后他就拿出静音的手机录起了视频,赤羽业在一旁看着,有的时候觉得泽一空就是一个面瘫,但是很少人会注意到,就连他自己也可能没想到吧……泽一空会下意识根据周围环境的气氛忍不住地用微表情表达。

  

  就像他现在在傻笑一样……

  

  “没错没错你们一节课都保持这个动作我就清净了~”于是耶拉比琪就爆出了她的真实目的了。


  ——这节课算怎么回事啊?!


  同学们都已经在无法忍耐的边缘忍耐了很久了……


  ·



  “你好像叫来了可疑的三人组啊,这是怎么回事?我可没听说还有这种计划。”课后乌间找上了耶拉比琪问道。

  “啊,他们都是能干的专家,嘴巴也很严,他们都是爱上了我愿意免费为我效劳的,我已经都布置好了,今天就动手。”说着,耶拉比琪的眼眸中暗淡了一点,其实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吧,对付这种怪物的胜率会有多少。


  ——轰!


  杀老师降落在了操场上,他一边朝着耶拉比琪走去一边叫道,“伊莉娜老师,你要的印度茶。”

  耶拉比琪瞬间变了个脸,崇拜地叫了起来,“哇!谢谢你杀老师!我想在下午茶时间喝的呢~”说着,她跑向杀老师,“然后呢,杀老师,我有话想要跟你说。第五节课你能来仓库一下嘛?”

  “噢~~有话要说?咦~~当然可以啦,第五节课对吧~哎呀哈哈,真是困扰呢~这是茶啊~”说着,黄色章鱼瞬间变成了粉头章鱼。


  于是乎,就在乌间老师的射击课上,耶拉比琪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杀老师走进了仓库。


  “喂喂喂,真的假的啊?”三村航辉回头就看到了耶拉比琪和杀老师的身影,“他们两个到仓库去了。”

  菅谷创介一脸遗憾地说,“总觉得有点失望啊,杀老师居然会被这么假惺惺的女人骗到……”


  “乌间老师……”片冈惠突然叫道,乌间应了一声后她说,“我们没法喜欢上那个人。”

  乌间歉意地说道,“抱歉,国家下达指示说全盘托付给她这个暗杀专家,但是,她在短短一天之内便做好了全部准备,说明了她确实是个一流的杀手。”

  

  “……”

  杀手……吗?

  泽一空举着乌间发下来的手枪,轮到他来射击了,靶子中间的红点也不算太小,应该是政府整顿过的,要不然正规的靶子初学者是很难瞄准的。


  ——碰!



  伴随着仓库内的枪声,与其相融合的还有操场上那唯一一道金属射穿了木料的声音,但是与那混乱的枪声相比,这点声音还是太过微小了……

  泽一空再一次不动声色地对着靶子又是一枪,子弹穿过了曾经被射穿的洞,没有带来金属与木板碰撞的声音,只有子弹划破空气带来的波动。

  清风吹拂着白发少年的发梢,碎发下偷偷的流下了一滴汗水,少年迅速将它抹去,这是少年来到椚丘高中第一次流下的汗水……


  将视力集中在右眼真的是太耗费精神力了。泽一空悄咪咪地跟身旁的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同学换了位置,排在最后面的赤发少年却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

  在众人的注意力都在仓库的时候,只有赤羽业,一直盯着泽一空。

  

 

 

  ——他的能力,可能比潮田渚还要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