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二延

我永远喜欢卫宫士郎!
随缘在线

虚无缥缈05

05



Redemption 









  五年前…


  “接下来紧急插播一条新闻!有一颗来自外太空的陨石将在十分钟后抵达日本!专家正在计算陨石降落位置……”

  

  “……!”

  重播新闻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巨响,在这瞭望无边无际的荒漠中,站起了一个黑发男孩,他浑身都是被铺了一层灰的擦伤,但是他却没有因为疼痛而哭泣。

  在周围滚滚浓烟之中走出来了一个男人,他带着黑色的帽子穿着深褐色的大褂。


  “孩子,我是死神,你要跟我走一趟吗?”


  黑发少年迷茫的眼瞳中突然明亮了起来,“不了……”

  他拒绝了这位自称死神的人类。


  “你现在一个人,在这充满了战争的乱世里,能存活下来吗?”死神问道。


  “能。”

  没有多余的文字,黑发男孩没有解释为什么,于是死神便问了为什么。他没有回答,的手里不知为何多出了一把像是手枪的东西!

  死神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但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在手枪放出的多层烟雾缭绕下,埋没了黑发男孩的身影。

  

  清风吹来,将雾霾吹散了……

  

  黑发男孩怎么也没想到,他还能第二次见到这个自称死神的男人,在他被耶拉比琪带到这个实验室的第三天……

  

  死神没有了他的黑色帽子,没有了他的深褐色大褂,他穿着病服般的长袖长裤,和自己一样。



  

  耶拉比琪的美人计最后还是失败了,这是当然的,铅弹对那只黄色章鱼是没有用的,因为它们会在杀老师的身体里融化……

这才是为什么政府会送一些自制的BB弹过来的原因。

  况且,潮田渚也提醒过她了,杀老师虽然没有鼻子,但是嗅觉了得,耶拉比琪带着三个臭男人和一堆铁锈的东西,杀老师不发现也难了啊……

  所以耶拉比琪失败了,而且还被杀老师整了一顿,心里更是气氛。

  

  ——以及,她说的话让全班人都误会了杀老师对她做了点什么……

  现在只要是耶拉比琪的课基本上都是自习了,看着耶拉比琪在讲台上用着她的手指戳出了指甲抨击屏幕的声音,泽一空在台下缓缓的举起了手机,不知道出了怎么样的心情,他觉得他现在应该这么做。

  照片里是耶拉比琪气愤的样子,她的双眉已经皱在了一起。耶拉比琪突然大叫,“真是的!为什么这个破校舍没有wifi啊!”

  “真是拼命啊……bitch姐姐~”这时候泽一空的同桌红毛说话了。

  他悠哉悠哉的将双手放在了后脑勺,语气不减捉弄的意思,“被做了那种事情,自尊心肯定已经碎了一地了吧~”

  在赤羽业的嘲讽下,他成功地得到了耶拉比琪的一记犀利的目光。

  “老师……”班长突然说道。

  “干嘛啊。”耶拉比琪很不耐烦地回了他一句。

  “如果你不上课的话,可以和杀老师换一下吗?我们今年还要中考呢……”矶贝悠马忐忑的说道。


  不得不说,泽一空也挺佩服他的。前段时间放假的时候他正好端着相机路过一家奶茶店,即使是远远的隔着玻璃窗户,他也能看到褐色头发的少年围着工作服在店里现代客人的样子。那就是E班的班长矶贝悠马,曾经是男子学级委员……

  不知道是谁说过那么的一句话——“即使他再怎么不起眼,也没有像A班班长浅野学秀那样夸张的气场,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矶贝悠马,他能成功地将队伍引向胜利……”


  啊,是杀老师送的“同学录”,里面有很多他对E班同学的评价。

  

  页尾的最后一句……

  

  ——“泽一同学,请相信我们吧……”

  

  ·

  

  “哈?你们是想让那个凶恶的生物来教你们吗?”耶拉比琪现在正火气着,被矶贝悠马提出来的杀老师更是在她现在的这把火上浇了一桶油一般。

  耶拉比琪站了起来,“竟然能将地球的危机与考试相提并论,小孩子还真是无忧无虑让人羡慕啊,而且……我听说你们E班好像是这个学校的吊车尾吧~”

  此话一出,泽一空周围的人脸色都突然黑了起来,他手里的某发光的白色方块已经开始提示内存不足了。

  “事到如今再去学习也无济于事了吧~”耶拉比琪越说越来劲了,她似乎是想把自己的气都撒在同学身上,“对了,不如这样吧,如果我暗杀成功了的话,我就分你们每个人五百万日元,比起无谓地学习要有意义得多了吧~所以乖乖地闭上嘴听我……”

  突然一个橡皮擦打断了耶拉比琪激动地演讲,伴随着的是不知道谁的声音,“滚出去……”

  

  同学们的目光里,满是杀意……这是对耶拉比琪的怨气,他们虽然讨厌耶拉比琪,但是也不至于要至耶拉比琪为死地那么的严重。

  即使是这样……他们也很讨厌耶拉比琪…

  “滚出去啊可恶的bitch!”

  “和杀老师换啦!”

  

  “什……什么嘛!你们的这种态度,小心我杀了你们啊!”耶拉比琪无效的威胁道。

  

  菅谷创介大叫,“怕你啊!来杀我们啊!”

  茅野枫附和道,“就是就是!才不要巨/乳!”

  ……所以,你是来搞笑的。“这是重点吗?”潮田渚道。

  现在的同学们已不同刚刚被吓唬住的模样了,此刻他们能团结一致,他们的想法都是一样的……耶拉比琪败给的不是E班也不是黄色章鱼……

  

  ——是她自己对自己的信心。

  

  班里一片混乱,站在门外的乌间也不由得捂住了额头,最后还是杀老师把课给上了,耶拉比琪则是在办公室里对着乌间抱怨道。与耶拉比琪无法沟通的乌间只能带着耶拉比琪来到了同学们与杀老师经常“互动”地场外。

  

  “瓦努阿图,瓦努阿图群岛之一,埃罗芒阿岛……”杀老师在林间的球阴底下用着他迅速地触手在纸上涂画着。

  “那家伙,在做什么啊?”耶拉比琪被乌间拉了过来,两人各躲在树的后面观察着杀老师。

  杀老师也不是不知道两人的存在,只是他没有理会罢了,他十分信任着乌间不会让耶拉比琪乱来。

  “他在出考题,似乎是他星期三第六节课的惯例。”乌间解释道。

  “总觉得花的时间很长呢……”耶拉比琪放下了警惕靠在树桩上,“他速度有20马赫,出考题应该很快就能出完了吧……”

  

  乌间否定了耶拉比琪,“每个人的考题都不一样根据每个人擅长和不擅长的科目分别制作全班所有人的全套考题。”

  耶拉比琪惊讶地张了张嘴,却没有打断乌间。

  “有着高度的智慧和速度,能够毁灭地球的危险生物,这种家伙却把作为教师的工作做的几乎可以说是完美……”

  

  只见不远处的黄色章鱼嘴里嘀咕着,“千叶同学对空间图形的理解很快呢,给他出几道难点的容易做错的题目就好了。啊啊啊……”

  

  “泽一同学……真的很难理解他的领域啊。”杀老师发出了无奈的叹息,“总觉得,他其实什么都会的说,为什么,成绩确实零分呢?”

  

  乌间已经带着耶拉比琪走远了,他们漏掉了一道能揭穿未来的关键……

  

  ——冲破雾霾的月光,甚至比为世界带来光明的火星更具有意义。

  

  ·

  

  乌间带着耶拉比琪来到了操场,此时的同学们已经被杀老师批准了自由活动。看着同学们拿着木头小刀对有着黄色章鱼别扭的笑脸来那么一刀,看似在打排球一样。

  

  “你也看看学生们吧……”乌间的手指只想了其中一组的同学。

  耶拉比琪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发出了疑惑的声音,“哈?他们不就是在玩吗?”

  乌间也静下了心来,逐一为耶拉比琪解释,“为了能用刀子准确击中移动目标的训练,我教他们的暗杀羽毛球。目标和老师,杀手和学生……”

  “在因为这个怪物而诞生的奇妙教室里,所有人都能让两种立场并存……”

  耶拉比琪一味地强调自己是专业的,这是她对自己的自信,但是如果她不能让暗杀者和教师并存的话,就说明,她不是这里最专业的了。

  “如果你想留在这里暗杀那家伙的话……就不要居高临下地对待学生们。”

  

  乌间离开了。

  

  耶拉比琪明白了,她向同学们道歉了,虽然她突然一进来就来了一句“You are incredible in bed .”确实是让泽一空差点没从桌子上掉下来。

  接着她就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最后总结了一句,这是她的目标对她的一句“夸奖”……

真是个奇葩。

  耶拉比琪的事情最终告了一段落了,虽然她最后的演讲,某种意义上的,确实有点感觉了。

  但是……气氛都被“bitch老师”给破坏了。


  门外的黄色章鱼与乌间感慨着,“她完全融入了这个集体呢~”

  “算是吧。”乌间面无表情的说着,教室里最后一排的某个同学的表情与他一样。

  杀老师眯了眯他的豆丁眼,“啊啊啊,还有一位同学与这里格格不入呢,怎么办啊,你帮忙想想办法嘛乌间老师~”

  被杀老师这么一说,乌间也很快注意到了班级虽然有些一头最为突出的白发但却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少年。


  泽一……空吗?


  乌间此时缓缓地从衣服里掏出了手枪,杀老师继续说着,“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了乌间老师,果然还是想让学生们和真正的外国人交谈呢,归根结底,周游过全世界的杀手是最合适的呢。”

黄色章鱼突然回头,和乌间犀利的眼神对视着。这家伙,难道看穿了一切才……?

  “算了,消耗了太多脑细胞,我要去补充糖分了~~”说着,杀老师就扭着他的触手离开了。


  乌间依旧站在原地,只是将手/枪放回了衣服里。

  他想着,这家伙坚决不肯说成为E班老师的理由,但是我们越想把环境变成合适暗杀的环境就越是被引导成为理想的学习环境,看来大家都被玩弄于这个怪物的触手之上。


  ·


  ——“你想成为杀手吗?”


  在一片黑暗中,有个人说道,他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却无法从声音的来源判断他的方向和位置。

  白发少年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缓缓从床上坐起,面无表情下焦灼的内心被额头的冷汗暴露。


  “我不想……”


  ·


  班里的上课零打响了,这节课是化学实验,全班里唯独泽一空没有按照老师说的那样带一包红色的零食过来,他带了的是辣椒……

于是就被杀老师拒绝了。


  奥田爱美给杀老师递上了三杯她自己制作的毒药,效果微妙,让杀老师圆圆的脑袋一次又一次的进化,最后成为有角又有翅膀的不明生物。

  还是黄色的章鱼头更有象征意义。

  最后一瓶下去后,明明变身时还那么大动静的,突然就安静下来了……泽一空不由得皱了皱眉,原来逗他们玩的。现在的杀老师不仅白了,那大大咧咧的笑容都没了,有人吐槽,“变成了一本正经的样子了……”

  “猜不透变化的方向性啊……”

  “话说,一本正经的杀老师好没存在感啊=_=!”

  “有点像颜文字……=_=?”


  杀老师弱弱的声音突然冒出,“这些东西都只能让为师改变一下表情,就算讨厌为师,也请不要讨厌暗杀……”


  “你突然间说这个干什么啊!”众人怒吼道。


  接着杀老师就瞬间正常了,“还有奥田同学,学生单独配置毒药从安全管理方面来说不太好哟~”

  这时奥田爱美突然否认道,“不,不是……啊,那个……好像也是……”

  “噢~原来不是一个人吗?”杀老师看出来了。

  “啊啊啊……啊,不,那个,是一个人。”奥田爱美不敢说出来自己曾经在短信聊天里询问过泽一空的事情。

  其实当时也没问什么,就是想知道某些靠谱的同学对用毒药暗杀杀老师的看法而已。

  对此奥田爱美也成功地成为了唯一一个在班里和泽一空正经对过话的人,当时泽一空的回复是这样的:“不一定管用,你自己小心点。”


  面对杀老师现在这个结果奥田爱美似乎已经做好了心理的准备了。

  “嘛,如果之后有时间的话就来一起研究一下能杀死为师的毒药吧。如果你那位朋友也感兴趣的话……”杀老师说道。

  “啊?啊!好,好的!”奥田爱美说道。

  “和暗杀对象一起配制毒药啊?”茅野枫简直就是吐槽担当了。

  “之后去问问看她成果如何吧,啊对了,刚刚杀老师是不是说了‘那位’同学?”潮田渚突然发现问道。

  “哎?什么同学?”


  这节课就这样过去了,下课后泽一空帮忙将教室整理了一下。奥田爱美突然走了过去,泽一空看了她一眼后也没怎么理会她。

  “那个……泽一同学,谢谢你。”奥田爱美害羞的说道。

  “嗯,没什么……”

  “那个,一会有空的话,能不能……”奥田爱美还没说完,泽一空就打断了他,“不了,我对暗杀那只章鱼没有兴趣。”

  “是吗?那个……”奥田爱美似乎还有事情想问的样子,泽一空也是认命了,看向了她等着她的下文,“泽一同学,请问能填写一下这个调查表格吗?全班同学都要的……”

  说着,奥田爱美拿出了杀老师交给她的图纸。

  泽一空看了看,他皱了一下眉头,但是奥田爱美却没有看见,他迅速将纸塞进裤袋里说道,“噢,我会写的。”但不是现在……

  此时此刻,耶拉比琪还在外边跟乌间抱怨着为什么没有空调,于是两人就看着窗外自由活动的孩子们聊了起来。


  泽一空给奥田爱美的感觉就像是她不擅长的语文一样,像是言辞的好坏还有人类复杂的情感表现,她不明白什么才是正确答案。

  同样,她也不明白泽一空的内心所想,不过,就算这样也没关系了,因为算式和方程式都是绝对有正确答案的。

  “对我来说啊,不管是风趣的文字游戏,还是要用细腻心思去思考的工作,都是没有必要的。”奥田爱美说道。


  跟泽一空道谢了之后,她就找到了杀老师,并与杀老师谈谈心,她并没有把对泽一空的想法说出来,她觉得泽一空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复杂。

  “是呢,那么为师留个作业!给这样的你吧~~”说着杀老师就从他的那博士似的大褂中掏出了一张纸条递给奥田爱美,并且提醒道,“千万要小心轻放啊……”


  ——但是,泽一空就是无解的算式与方程式。


  ·


  当晚泽一空就收到奥田爱美的一张图片,上面有各种各样的公式,总结起来就是对人体百万害中存活着一丝有益的毒药……

  那一丝的有益,也不是相对正常生物的。这条公式让泽一空再熟悉不过了,他回头就发了一句:“干什么”


  奥田爱美:这是,杀老师今天给我研制对付他的毒药配方


  泽一空:……


  奥田爱美:我想听听泽一同学的意见。拜托了!


  泽一空:为什么是我?


  “……”

  手机里突然闪出了一条消息,泽一空看了一眼后便关掉了屏幕。

  

  奥田爱美:因为我相信泽一同学!





————————————————————————————————————

我才不想说我是因为以前写过所以发出来才这么多字数的,目前存稿已经用完,更新只能随缘了







我好了,光速去世

虽然看不懂哈哈哈

(小声:在老福特挂过一小会,还好我眼疾手快抢到了)得意哈哈哈

Q:看到fgo的设定容易造成新人知难而退,那有什么方法可以成功安利fgo,并且可以简单概括剧情orz?

嘶,很难说啊,我是一个在没有任何人推荐只是偶尔听见了圣杯战争这四个字就想去看看,看的第一部是fz然后被卫宫切嗣圈进去的,嘶,虽然安利过别人,因为在不是fgo的群里发了一张卫宫士郎的图片,有个列表就问是啥动漫看上去好热血的样子,我就推荐了fate,但也不知道会不会看……嘶

我永远爱卫宫士郎!!

有关鬼灭的200话

记得鳄鱼说过要200话完结……

提前泪崩


目前希望的就是201话能够出来!看图左边生还人员右边死亡名单,可以,鳄鱼我真的谢谢你,并不会骂你只能表达我对这个故事此刻的结局的不满与悲伤……


泪目,所以说,其实主角不是炭治郎吧,要么就是祢豆子或者是义勇对吧?!!


我觉得是祢豆子

义勇,摸摸你,你太惨了……嘶

不愧是鬼灭之刃,把鬼灭到连自己都灭了(???)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令人撕心裂肺的故事


泪崩了!!!!

光速去世